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你以为你现在装可怜,这一切都会过去么?一句话,离婚。”陆淮南对于我又一次的提出了离婚的想法,我惊讶的看向了陆淮南。 起初公子忽是按照中州到宛州的航线贴着海岸航行的,就在航线折向北方的地方,他却命令水手和门客继续保持航线向西。这样他们就缓缓的离开了众所周知的航道,真正的开始了深入外海的试探。谁都知道,星辰的运行和测

来源:txqw6.cn 晋州晚报
2020-5-26
“出去吧。”陆淮南阴沉着脸对医生说道医生看了看我犹豫了一秒随后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了病房。
“你有什么好哭的?你不会觉得委屈吧?”陆淮南的声音冷冷的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抬起头看向陆淮南。
我的眼睛哭的都有些红肿了不只是眼睛甚至是鼻子也已经变得通红我委屈的看着陆淮南心里痛的不行我甚至在想我的孩子要是出生会不会长的很像他他冷冷的看着我根本理解不了我现在的心情。
“我……”我是害怕陆淮南的一看到他我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支支吾吾了一会可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徐茵因为你失去了孩子现在神经又处于紧绷状态你不觉得内疚么?”陆淮南心里永久只有徐茵。
“她的孩子不是因为我我告诉你了是她故意的。可是我的孩子她是故意的淮南你要相信我。”我的声音很小颤抖着的声音都能听出来的恐惧可是这样的恐惧在陆淮南听着就像是在心虚。
“你还真把我当成傻子了是么?你让我说什么好?不管是当时的事情还是方才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你又何必呢?”
陆淮南看着我的眼神是冰冷的语气里没有任何一分的怜惜。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现在不管自我说什么陆淮南都不会相信自我的索性我就不说话了了。

看见忽忽在自我肩膀上跳来跳去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公子忽心头令他觉得这还是自我熟悉的那只无赖鹦鹉。他是豪放不羁的人对于尚老人不抱丝毫怀疑虽然他也不相信这只鹦鹉可以震慑大风不过他还是把忽忽带在了身边不愿意拂了尚老人的心意。

木兰巨舟起航的那一天是五月初一。没有人知道公子忽要在那天起航他不愿有太大的场面于是趁着星夜带着精干的门客登舟。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人们发现海港边已经没有巨舟的身影只剩海天空阔。这时候大家才意识到这趟航行的凶险而并非仅仅是一场热闹。在茫无涯际的大海上捕猎一只无人见过的巨鸟一点点的倏忽以足以让他们所有人葬身大海。

或许这是公子忽的最后一次冒险了吧?不少人大概都是这么想的。

不过对于公子忽这样的人“最后一次”的可能才是真正让他热血沸腾的吧至于大风倒在其次了。

本月个性定制 http://mclbz168.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