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天石,你终于安全地回来了。” 我心里一紧,双手不自觉的抓紧衣衫,对,徐茵和陆淮南从小便好的不分你我,甚至有时候连我都觉得,他们本就该是一对。

来源:ttjnrf.cn 晋州晚报
2020-4-26

“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我!”

“这一切都是早已计划好的吧?是你精心预谋的吧!你让我面对魔王时赤裸胸膛就是希望让他看到我胸前的红水晶坠链让他知道我是他的儿子吧!”

“快说!否则我立刻让你死在我的刀下!”

师父缓缓地睁开眼睛目光在师妹的脸上略一停留便转向山下那片开得正艳的绝杀花。

我承认我有一点小心思却不曾想进了病房后陆淮南压根没在。
徐茵脸色仍旧苍白她扫了一眼我手中的东西淡淡道:“冷小姐东西放在这儿就好了。”
我顺着她的话放在了小桌上忍不住问道:“淮南呢。”
她笑了笑“他去给我买早餐了怕我饿着。”
我脸色一变突然觉得她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我干笑两声想要坐在这里等着他徐茵却再次道:“冷小姐与淮南麦*兜·团*队·柠*檬·独*家·整*理
结婚多久了。”
我虽然不知道她问这个做什么但是我还是老实回答“两年了。”
“两年了你该把他还给我了。”
智慧校园新闻 http://www.jcklee.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