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风……大风!有鸟曰风,翼比天地……”静了许久,一个博学的门客声音颤抖,“是大风的羽毛啊!真的是大风的羽毛啊!” 尚老人就这么成了公子忽的门客。他的时间还是都扑在那只鹦鹉的身上,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给鹦鹉,整日里嘀嘀咕咕的,不知对鹦鹉说着什么。而可笑的是,尚老人说得再多,那只鹦鹉却是一句也学不会。公子忽府上豢养的

来源:cp-bpe.cn 晋州晚报
2020-5-22

当然这些传说没有人能证实就像龙的存在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传说却没有人亲眼见过。或许只是人们的臆想或许是早在远古就已经灭绝的神兽或许它们还生活在远离诸族的神秘所在只是不愿意让人见到而已。大风在诸族的传说中都是雄伟的神兽又有缥缈莫测的意思。前朝翔帝的名讳就是白风翔本是期望他励精图治一飞冲天不过他最后舍弃家国做了一个漂泊的歌吟者帝朝的武士们走遍九州也找不回自我的皇帝倒是合乎了缥缈莫测这层意味了。

这个故事甚至关系到公子忽最后离开宛州那时候他也才三十四年而已起因居然只是一片鸟羽。

公子忽钓得尨鱦之后整个宛州都有人不断的送来新奇之物其中多半是伪造虚托的玩意但是偶尔也会有些珍品比如一块黄鱼的耳石居然有磨盘般大不知道那黄鱼有多么巨大了。但是其中最珍奇的还是大风的羽毛。

有一天一个背着包袱的年轻人扣响了公子忽的大门说是有件祖传十几世的珍品想请公子忽帮忙鉴别。公子忽问他是什么年轻人却很是腼腆犹豫了许久才说是片鸟羽。门客们讶然而后满堂都是哄笑声公子忽却令仆役与门客们安静温言款语的请他把鸟羽拿出来看看。年轻人便卸下了自我背上的包袱他打开包袱的时候人们竟然觉得是自我看错了那包袱中不是什么鸟羽而是一片青灰色的丝绸卷在一只两尺宽的木轴上。年轻人默默的滚动木轴那幅“丝绸”展开青灰色的薄而韧闪着人们从未见过的粼粼之光。人们上手去摸的时候并非丝织的感觉却异常的滑爽像是羽毛。当时全部的门客都怔住了以他们的博学多闻却不知道世间有这种怪异的东西。若说是羽毛即便大鹰翅尖的长翎一丝羽毛又能有多长?最多不过就是小手指那么长罢。而那个年轻人所展示的羽毛竟然长达五丈而且仅仅是鸟羽中的一丝扁平的像是片刀形的树叶。


“我会养鹦鹉……”犹豫了很久尚老人才回答。

“也算一门学问了做我家的门客好么?”

当时就有人劝说公子忽不要招揽这种闲人否则以他游民偷鸡摸狗的性子会给府里增加许多麻烦。

“能够为一只鹦鹉不惜己身也算是奇人每个人都有他的用处就留在我家里吧”公子忽这么说。

蚂蚁矿机 http://www.rhy.com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